|胜出| 假婚(3)

叹歌:

胜出only,11区ABO设定。


原著向,毕业后职业英雄时间点。




高能提醒:※极其烂俗的狗血爽文※


尽量搞笑(我努力),轻松向,小虐怡情。


实在过于狗血,如果要看请务必准备好避雷针。




看我今天一天更了两次!!!!不夸我我就躺地上打滚了!!!!




※慎慎慎慎慎慎慎慎入※




前文戳:part. 1  part. 2


————————————————————————————






part. 3






“台词记的怎么样了?”




“放心!”




婚姻危机对策小组的人竟然在采访当天都来了,也不知道是说他们热心好还是爱凑热闹好,总之绿谷出久觉得有他们在还能安心点。




“不不,绿谷我们不担心你。”




没错,大家一致担心爆豪胜己会不会忍不住穿帮。




爆豪胜己白了他们一眼,“看个屁,都对好戏了怕什么。”




经过两天的编故事练习,他们终于发现要两个完全不能好好配合的人搞出一段恋爱史是多么困难的事,所以他们在电视台这一方也做了工作。




雄英毕业的人,人脉可不是说说的,找到一个有威望的访谈节目打通关系提前对戏不是难事。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坐在直播间,可没想到,走过来的主持人却不是昨天和他们对戏的人。




“不好意思二位,花崎小姐今天病了,我来替班。”




病了?鬼才信!




他们打量着对面这个一看就不是好糊弄的人心里大概也就明白了。




舆论是舆论,圈内是圈内。




大众觉得他们两个天生一对,而圈内却不乏有觉得他们之间有猫腻的。




这主持人犀利的目光一看就是今天不挖出点什么爆点就誓不罢休。




这直播一开始,第一个问题就差点要命。




主持人:我从二位的一些学生时代的朋友们那听说,国中时代你们关系并不好,爆杀王先生总是欺凌人偶先生,是真的吗?




这主持人连狡辩的机会都不被他们,直接贴上证明人提供的照片和陈词。




绿谷出久有点慌,“我们当时...那时候就是...额......随便打闹而已,对对对,打闹而已!”




“老子就是欺负他。”




!!!???




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我们的爱情能跟你们俗人一样吗?那肯定是建立在坎坷上的。”




爆豪胜己一副淡定的样子让危机对策小组和绿谷出久都大跌眼镜,想不到关键时刻意外的靠谱。




“哼,”爆豪胜己瞥了眼坐在旁边的人,翘起二郎腿,“我当时当然是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但是他成天追着我死缠烂打,天天给我写情书,逼得我跟他动了手,可他实在太~爱我了,最后不得已才跟他交往的。”




行,行,小胜啊,你真棒。




绿谷出久真想把刚才觉得爆豪胜己靠谱的自己掐死。




主持人:这么说是人偶先生追的您,您才答应跟他交往的是吗?




“当然!”




主持人:这么说,其实您并不喜欢人偶先生,可以这么理解对吗?




果然这主持人不是吃素的。




但是绿谷出久看见了报仇雪恨的机会。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小胜这个人啊,就是口是心非,外硬内软,当时确定关系的时候,是他非要我主动我才主动的,后来我才知道,他把我送他的情书全~都裱起来了,连外封都保存完好,天天对着傻笑,不知道有多~珍惜呢。”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得意地晃着恶魔的小尾巴只想一拳打爆他。




死废久,有你的。




主持人:哈哈,想不到爆杀王先生是这么可爱的人,那人偶先生有没有令人意外的一面呢?




绿谷出久听到这话意识到大事不好,想赶紧夺过话头但是还是被爆豪胜己抢了先。




“趁这个机会,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们,他每天回到家都会换上女仆装,我跟他说别穿那东西,可他非要穿,十年如一日,在玄关土下座,等我回家,帮我拿包脱鞋换衣服,端茶递水加揉肩,不知道有多~贤惠,而且还会一脸小媳妇样的问我:主人,您今天是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这真算得上是一段,暴露性癖惊世骇俗的发言,危机对策小组吓得是已经开始想一会儿怎么控制爆炸的直播间,他们思来想去,还是轰焦冻上给他们冻住好了,方便快捷。




绿谷出久此时内心:one for all 100000%。




接下来又是一段神奇的眼神交流。




『哼,跟我斗?』


『小胜你等着,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了!』


『你他妈敢瞎说什么今晚回家我就给你好看!』


『谁给谁好看还不一定呢!』




主持人:二位的私生活真是精彩,还方便透露更多吗?大家都很想知道你们二位的生活的!




主持人这下得了便宜,今天的访谈收视率会爆表,想想就很开心。




“我每天穿成那样也是因为爱他嘛,你们懂得,他口味比较独特,我不穿成那样,他都不能......”绿谷出久搓着手,做出了一个非常沉重纠结复杂的表情,然后叹了口气。




欧,我的上帝,原来绿谷也能说出这么狠的话。




这可是Alpha的...尊严啊!




完了完了,危机对策小组觉得,今天仅凭轰焦冻一人是根本控制不住场面了,他们可能联合起来都控制不住。




上鸣电气想了想,要不,咱们溜吧。




大家一致表示:好!




爆豪胜己身边仿佛有一种神奇的气体在蔓延,就像那种动画里才会有的斗气似得,他僵硬的抬起胳膊搂过绿谷出久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仿佛要扒了他的皮。




“谁让我们家人偶,”




爆豪胜己突然眯缝起眼睛。




“太,饥,渴。一晚上要。六。七。次。”




绿谷出久败了。




他看着爆豪胜己的表情就知道,开起黄腔肯定拼不过他,嗯,输在了知识水平上。




主持人还想再挖点什么,但是导播抬起了手,她只好不甘心的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主持人:今天的访谈接近尾声了,最后一个问题是来自我们之前网上投票选出来的,大家最想看的场面是,二位求婚的场景,还希望二位能在现场为大家还原一下甜蜜的时刻。




哈哈哈哈.......




绿谷出久还是赢了,他看着身边一脸抽搐到像癫痫的爆豪胜己,一想到一会儿他要单膝跪地在自己面前就贼开心。




“来吧,亲爱的,别害羞。”绿谷出久非常以及特别主动地摘下婚戒塞到了爆豪胜己的手里。




好你个废久,你给我等着。




爆豪胜己站起来,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手不会贴在绿谷出久脸上一下炸飞他的头,他感觉自己单膝跪地的右腿都受到了屈辱,抬起绿谷出久的手只想一个用力把他甩飞出去。




“废...”爆豪胜己看到绿谷出久挑了挑眉。




今天回家一定弄死这个废久!




他知道今天的访谈内容真的够劲爆的,为了挽回一下形象只能靠最后这一下了。




爆豪胜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




“出久,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的语气平静,表情认真。




绿谷出久一时有些哑言。




“我...我愿意......”




小胜...太认真了......




爆豪胜己缓缓地把戒指套在了绿谷出久的无名指上。




场内响起了激烈的掌声。




他们在嘈杂的声音中看着彼此,仿佛时间停滞了。




“谢谢二位的光临,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




主持人的话把他们拽回了现实,这才尴尬的抽回了手。




本来应该打起来的,但是从下了节目到回到家,都只是沉默着没说话。




直到两个人都拿起了电视的遥控器。




“体育台。”


“科教台。”




“体育台!”


“科教台!”




“老子就要看体育台!”


“不行!我要看科教台!”




死寂终于被打破了。




“你个死废久!今天在那瞎说什么玩意!敢说老子不行?!等你到了发情期我让你见识见识行不行!”




“哈?明明是小胜先起的头!什么我对你死缠烂打还送情书!我到了发情期要是能让你碰我我就不叫绿谷出久!”




“别他妈以为我爱碰你能不能别自恋!像你这种Omega简直让人一点性趣都没有!”




“我对你也没兴趣!”




两个人吵完又开始抢遥控,抢着抢着就又要打起来了,但是这次两个人都没鲁莽动手。




因为上次闹完之后,他们就知道,这么大的房子收拾起来真的很辛苦。




于是他们想了个解决之策。




“啧,扳手腕定。”


“额,桌子会裂开的......”




“那怎么办!”


“要不...剪刀石头布?”




爆豪胜己出了剪刀,绿谷出久出了石头。




“嘿嘿,今天是我的,明天是小胜的。”




绿谷出久开心的打开电视,结果怎么换台都只有一个狗血电视剧在放。




哦,他们没缴费。




所以这晚只能看这个免费的垃圾台播放的烂俗狗血片了。




“哈哈哈死废久!看不成了吧!”




“小胜你笑什么啊,明天后天休息缴费部门不上班的,你也看不了的。”




得嘞,这两个倒霉蛋只能瘫在沙发上,抱着新买的抱枕,看着辣眼睛的电视剧。




(女人,你惹火我了。)




(啊~不要~)




“这什么鬼玩意。”




“我也不知道...好像叫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




黑暗中电视的光打在他们身上变换着色彩,也不知是这几天闹累了还是怎么了,他们竟然能平静的一起看着诡异的电视剧。




“小胜,对不起。”




其实绿谷出久一直都想说的,但是爆豪胜己一直也没有怪过他什么,所以他也没有提起,但是今晚坐在这不知道为什么伤感了起来。




“连累你跟我这种人在一起。”




“什么叫你这种人?”爆豪胜己确实烦他,但是这种说法让他有些不爽。




“我这种...一点不可爱的...Omega......”




绿谷出久是个拥有着强大个性的、被誉为和平的象征的英雄,说白了,他比Alpha还Alpha,从来没人把他当成一个Omega来看过。




哪个Alpha不想跟一个可爱性感的Omega在一起?




爆豪胜己这么优秀的人,明明可以有更多选择的,但是却......




“就算你是第一,老子只能是第二,那你他妈在我眼里也就是个Omega而已。”




绿谷出久自卑颓废的思绪被打断了,他看着坐在沙发另一边的爆豪胜己只是盯着电视,好像什么也没多考虑似得说着。




“这样啊......”绿谷出久看着电视突然眼睛有点酸。




一个人很强大,不代表他就不需要别人的关怀。




绿谷出久一直幻想能有一个只把他当做Omega来看待的人,而不会像所有人一样说,你这么厉害根本不需要别人的照顾啊。




想不到他这些年最想听到的话,竟然从最讨厌他的人嘴里这么漫不经心的说了出来。




“哼,不过我看就你,要是不被我标记,谁敢要你,你那一拳下去还不把别人打个对穿。”




“......”




小胜这张臭嘴真是......




绿谷出久差点掉出来的眼泪硬是没了。




行吧,收回前话。






—————————————————————————TBC




emmmm,我好怕大家看不懂小久采访搓手那段的意思哈哈哈哈,希望大家都是老♂司♂机!

【我英】【轰出胜】长段子长段子

秋风醉蓝桥。:

#轰出胜友情向?
#私设三人室友
#大概是无个性设定……?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我流ooc


最近突然有个专门作死尝试各种灵异事件的博主火了,据说是因为在她尝试完一个招魂游戏后突然失踪了。这引起了不少热血小青年的好奇心,其中就有轰焦冻这种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实际心里怂成狗的高中男。


在轰焦冻多次企图向爆豪胜己安利失败后,他将目光转向了绿谷出久。果不其然好奇心重的绿谷一下子就上钩了,但是碍于胆子小不敢看视频,于是他期待的看着轰焦冻。


轰焦冻,16岁,处男,第一次被人这样看着,大脑一时短路,答应了。


晚自习结束后爆豪胜己会和上鸣还有切岛跑步,所以绿谷和轰会先回寝室洗澡。这天两人都洗完了还不见爆豪回来,于是绿谷小少年悄咪咪的戳了戳坐在边上的轰。


“轰君,我想……”小少年眼神有些躲闪。


轰焦冻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不要多想……


“一起?”


“嗯……”绿谷一点点蹭到了轰身后,慢慢的把自己隐藏在了椅子后面。


轰怀揣着激动的心情点开了博主的首页,想了想选择了最恐怖的电梯游戏。由于雄英地处偏僻,再加上学校似乎在寝室装了信号屏蔽器,视频加载的比较慢。


“你觉得这个博主是真的失踪还是炒作?”刚刚瞥到的话题,轰随口一问想要缓解一下尴尬。


“我觉得都有可能。灵异事件这种东西不好说,不能妄下结论,我没有看过她失踪前的视频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而且我们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绿谷陷入了沉思,一边咬着手指一边分析着,没有注意到身边的轰在看到他开始咬手指后就放空了眼神,“……但说是炒作也不是不可能……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臭久闭嘴!吵死了!”爆豪一脚踹开门,将书包重重的往椅子上一摔,“阴阳脸你那是什么眼神!”


“啊小胜晚上好,我们准备看那个很恐怖的电梯游戏的视频,要一起来吗?”


“谁要看那种鬼东西啊!”


“爆豪是害怕了吗?”轰焦冻似乎从神游中回来了,“没事的,害怕就别看了。”


“谁会害怕这种东西啊!老子一下可以打十个!放水混蛋你少看不起人!”爆豪脸一黑,坐到了绿谷的座位上,同时,视频也加载好了。


在经过一段配乐非常紧张然而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之后,进入了最紧张的环节。根据指示,在电梯到达五楼后可能会有一个女子进来。轰焦冻拿手机的手抖了抖。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挪,而绿谷则把头埋在了轰堆在椅背上的衣服里,爆豪的拳头也不知不觉的捏了起来。


就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们看到了一个人影。绿谷瞬间尖叫出声整个人埋进了轰的衣服里,爆豪原本竖着的头发瞬间炸开了。而轰焦冻在经过短暂的僵直过后居然直接把手机转向了爆豪胜己,于是爆豪胜己被强迫的看完了全部。


爆豪胜己很委屈。


爆豪胜己想打人。


于是他一巴掌将轰手里的手机打到了地上。




“可那是我的手机。”事后绿谷委屈的向饭田控诉着。


【胜出】关于我突然知道了未来这件事。(4)

龙浮岚-aoi:

BY龙浮岚AOI


 


原作向背景。OOCOOCOOC。


 


时间为私斗时间发生过后。


 


 


大概……还是搞笑文。


 


狗血无脑。


 


前文链接


 


01   02   03


 


◇  ◇  ◇


 


没想到。


 


真的没想到。


 


……原来爆豪对于绿谷的那种欺负之中还包含着小学男生才会有的“扯你辫子等于喜欢你”这种心情吗?!


 


虽然通过那个打翻了冰淇淋碗的少女的道歉,A班同学差不多了解了前因后果,但已经在之前的战斗训练之中看到过爆豪的手肆无忌惮地抚摸过绿谷胸口的他们实在无法再把刚刚所看到的视觉冲击,当做是一场意外。


 


……更何况现在两位当事人的脸简直都要爆炸了。


 


所不同的是,绿谷的红晕是因为羞耻和不知所措,而爆豪那逐渐转黑的脸色就没人能够看得穿到底是什么原因了。


 


……该死。


 


那个幽灵根本就是在戏弄他吧?!


 


不然为什么从不告诉他每个事情的重点,反倒是像在促成现在这种状况一样——那怎么可能是他?他怎么可能想要看到自己和废久这混蛋……发生这些事情?


 


“……那个,绿谷同学,真的没事吗……”


 


“我说你们还要安慰这白痴多久啊?!又不是女生吧?!!”


 


在第十五次听到丽日的关心之后,爆豪实在无法继续忍耐下去了——他猛地站起来,提起后来被他们找回来的购物袋就朝着店外大步走去。


 


“哎?!爆豪你也多少体会一下绿谷的心情吧?!现在最可怜的是他吧?那绝对是绿谷的初吻哎?!结果不仅是个男人还是你——”


 


上鸣电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爆豪几个爆破变成了白痴脸:“什么叫做还是我?老子难道就没有吃亏吗?!”


 


……为什么你会吃亏?!


 


你根本就应该超开心的吧!


 


A班同学没人敢这么说出来,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大大的“爆豪你真是够了”——丽日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绿谷便突然开口了。


 


“那个……其实真的只是意外什么的,大家也不用一直说安慰我什么的……我根本没放在心上的啦,小胜也是这样吧?”


 


“……那还能怎样?”


 


爆豪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梗着脖子说出这句话,然而在回去的路上却一直对臭书呆的发言耿耿于怀。


 


……什么叫做没放在心上?


 


话说他在因为幽灵说的话而操心怀疑的时候,凭什么这个废久就敢对他的吻……说什么没放在心上?


 


明明应该知道这也是他的初吻不是吗?


 


◇  ◇  ◇


 


即使爆豪心底里因为绿谷出久的话忿忿不平了许久,但他面上还是一片冷淡——回到学校之后废久因为抓住了犯人要去相泽老师那儿作报告,其余同学都各自回到了宿舍之中。


 


爆豪直接倒头就睡,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些平稳的东西来安抚自己的心情,随后便在两小时之后被饭田疯狂的敲门声吵醒了——他打开门的时候满脸都写着“快滚”,语气也相当糟糕。


 


“搞什么啊?!”


 


“……什么搞什么,下午大家一起采购的生活用品,我来给你送你那份啊。”


 


“……哦,快点给我。”


 


以前没怎么参加过集体活动的爆豪胜己此时实在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中了那个混账幽灵的激将法——是的,一下午的昏沉反倒是让爆豪胜己的头脑清醒了不少,他一下子便发现这个幽灵的确非常了解自己,所说的话都是针对了自己的性格。


 


……他接下来不会再上当了。


 


饭田对爆豪会对自己说句“谢谢”之类的礼貌话自然不做期待,径直将手上的几个袋子递给了他,对方皱着眉接过去,然后撇了撇嘴。


 


“……为什么有这么多卫生纸?”


 


这玩意是他和废久一起结账买的,就算当时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头的通缉犯大岛身上,也不代表爆豪会记不得具体买了多少——眼前的卫生纸几乎占到了购买总量的四分之三。


 


……当时他也很想问废久这混账拿这么多卫生纸干什么,后来想想可能是女生那边要求的购买数量比较大,加上当时情况紧急,就没有多说。


 


……结果为什么现在都给他了?


 


面对爆豪的疑问,饭田只是推了推眼镜:“那个,是绿谷同学分的你们买的东西,具体怎样我也不知道……说起来,你也是时候和绿谷同学友好相处了吧?”


 


“……哈?说什么友好相处——”


 


然而饭田没有被爆豪压低的语气吓到,镜框后的眼睛平静地看着一听到绿谷两个字就显得有些焦躁的爆豪:“你明明知道的不是吗?……绿谷同学一直非常关心你。我知道这几天的事情只是意外,也不会误会什么……我只是不想看到自己的朋友一直做无谓的付出。”


 


“……”


 


“总之,这些卫生纸是他分给你的,可能有他自己的考虑吧——如果你跑去问他什么的,作为班长,我真的不希望再看到再出现像是之前那样的私斗事件。”


 


“……这种话不用你说!”


 


一把抢过那几个袋子之后猛地将门关上,爆豪胜己气势汹汹地将所有的卫生纸整齐地堆叠在了橱柜里——该死!!混账废久在想什么啊?!这点纸都够他一直用到下个学期了吧?!!


 


弄得好像他肠胃出了毛病一样——从小就是这样!


 


从小就是这样!


 


也不知是泄愤还是因为别的,爆豪突然就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即使是被他反复嘲讽,用力推开,绿谷出久依旧是会黏上来,只不过关心他的方式变得越来越隐晦,也越来越古怪。


 


谁要他冬天放什么热牛奶在自己桌子上啊?!|变|态|吗?!鬼知道里头会不会加什么!


 


还有别以为他不知道运动会后自己位置上那条新毛巾是谁买的!除了他之外谁还会买什么欧鲁迈特smash毛巾啊?!


 


……但不管是怎样的方式,他都不想接受来自废久这混账的关心。


 


……现在又算什么啊?


 


不都是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了吗?


 


不是在回来的路上刻意坐的超远并且一句话都没有说了吗?!


 


这样不就好了吗?!


 


就算刚刚买多了卫生纸干脆平均分给每个人不就行了吗?!


 


……为什么还要刻意对他特殊?


 


“该死……混账……神经病……”


 


爆豪反复从他那贫瘠的词汇量中挑选他觉得最为恶劣凶狠的话咒骂着某个书呆,然而自己的心情却变得越来越混乱——将最后一卷卫生纸朝着上头一丢,他也懒得把被打乱的纸堆重新摆正,狠狠地关上了橱柜门。


 


“……切,真他妈恶心……搞什么东西啊?”


 


寂静的房间中,他的喘息变得逐渐剧烈,手指也颤抖着抚摸上了自己的唇瓣。


 


下午温热的触感似乎仍然存在,不管他怎么提示自己忘掉,嘴唇上却全都是那家伙和巧克力巴菲的味道。


 


……搞什么东西啊?


 


……说句实话,爆豪胜己从没想过恋爱之类的事,在他看来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多锻炼身体或者看会儿书,总之都比傻呆呆地和某个女生在一起看电影或者吃晚餐来得强。比起把时间花在这种多余的事情上,他更愿意在变强这方面多下功夫。


 


……可没想过,不代表他不在意。


 


只是一个吻,一个意外,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根本没办法这么说服自己。


 


但比起这个,爆豪还有更在意的。


 


那是最让爆豪胜己难以接受的事实,也是致使他现在如此纠结反复的源头。


 


他回忆起了今天下午那个混账被自己|压|在|身|下时面上的表情——虽然非常讨厌废久,但爆豪毕竟和他已经认识了十多年,他轻而易举地就能从那双瞳孔略小的翠色眼眸之中看出书呆到底在想什么。


 


惊恐,诧异,这些都毫无疑问——羞耻,怀疑,这些也无可厚非。


 


 


……可是在那双因为被他磕痛了嘴唇而泛起生理性泪水的眼睛之中。


 


他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抗拒。


 


 


◇  ◇  ◇


 


爆豪胜己一晚上都没睡好——一闭上眼睛,他的眼前就总是闪现过那双翡翠色的眼睛。


 


也不知他是魔怔了还是别的,竟然越看越觉得废久那滚蛋居然有那么一丝欣喜——怎么可能?难不成这家伙居然还真的对他的吻有所期待?


 


……怎么可能?!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幽灵都没有再次出现,但爆豪胜己倒是宁愿他从此消失——他那些未来的剧透与其说是“提示”还不如说是在推波助澜,而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再多思考那个混蛋一直盯着废久以及那句“因为我好久没看到他了”到底有什么具体含义。


 


顶着一副没睡好的模样走到了教室,爆豪胜己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同样顶着黑眼圈的混账。


 


……两双同样写满了疲惫的眼睛对在了一起,其中一双火速垂了下去——但爆豪胜己的心情却诡异地变好了。


 


在他发现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因为昨天的事情而纠结徘徊的时候。


 


他的步伐变得有些轻快,走到自己座位上的速度也变快了——将书包朝着桌上一甩,爆豪胜己瞥了一眼还垂着头的绿谷出久,施施然开口了。


 


“我说废久——”


 


“小胜……我知道昨天的事情只是意外。”


 


……绿谷出久少有地打断了他的话。


 


爆豪有些惊讶,忍不住侧过头去——此时那个蓬松的绿毛脑袋还是垂下的,放在桌上的手也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但即使他不抬头,爆豪也能听的出来,这混账此刻的的确确是在认真地和他说话。


 


“……我不会觉得小胜做错了什么或者对不起我什么的……如果小胜觉得初吻对象是我会觉得很恶心的话……那我也只能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什——”


 


“总之,我之后也会好好和小胜你保持距离……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黏上去了。”绿谷出久说着,慢慢地抬起头,朝着爆豪笑了笑——这个笑容和之前的,所有小心翼翼的微笑都不一样。


 


……这是爆豪胜己从没有想到过,会在绿谷出久面上见到的。


 


对他的,疏离的微笑。


 


“所以说……这样做的话,小胜你也就……不会再总是那么生气了吧。”


 


……搞什么鬼?


 


这家伙在说什么?!


 


幽灵呢?!


 


快出来给他讲清楚这个狗屁发展是怎么回事?!!


 


◇  ◇  ◇


 


“阿嚏!”


 


“……喂,我说,你也应该稍微在乎一下自己的身体吧?”


 


面对逆时担忧的询问,爆豪只是冷着脸摆了摆手——和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的恶劣和活跃不同,在他所处的时间之中,他往往都是面无表情的。


 


……因为露出表情也没有意义。


 


他最想要恶狠狠嘲讽,欺压,以及保护的那个混账反正也看不见。


 


“我会快点调整好自己的情况,下一次能够在什么时候进行?”


 


“……最近的次数已经太过频繁了。”逆时谨慎地回答着:“即使是时间控制得当就不会伤害到你的灵魂本身,但次数太多也会让你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


 


“那种都无所谓。”


 


“什么叫做无所谓?”


 


“……”


 


听到门口传来的熟悉的清朗嗓音,爆豪胜己冷冰冰地转过头,视线与对方碰触片刻之后很快移开了。


 


“……阴阳脸,你不在控制室好好做你的监视工作,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来看一个准备把自己弄死的白痴。”


 


成年版的轰焦冻比起少年时期的他更为俊逸,他径直走上前,朝着逆时询问道:“你们已经回去过几次了?”


 


“……五次,其中两次都失败了……”


 


逆时迟疑了一会儿,结结巴巴地说着,随后便看到轰焦冻一个健步上去抓住了爆豪胜己的领口:“我,我已经和爆豪说过了!!下一次起码要一个礼拜之后——”


 


“少废话!一个礼拜之后鬼知道那边过了多久!”


 


爆豪立刻大声呵斥,随后耳边便传来了阴阳脸那讨人厌的声音。


 


“我倒是更好奇你还能经历几次逆转。”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但我也答应过绿谷同学看着你别做傻事。”


 


猩红色如若猛兽一般满是凶狠的竖瞳撞上对方冰凉的鸳鸯眼,片刻之后爆豪狠狠推开了还拽着他的轰焦冻。


 


“……老子知道什么叫做度。”


 


在听到“绿谷”这两个字之后,他的态度一下子软了下来。


 


“……不管你知不知道,我也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不闻不问了——从今天起,我会叫切岛好好监督你和逆时的活动。”


 


爆豪胜己没有说话,不过轰焦冻本来也就没指望他会给什么答复。


 


他径直看向逆时:“现在过去发展到那儿了?他有没有出现?”


 


“那,那个……”逆时有些紧张地看向了爆豪:“具体怎么样……只有爆豪他知道……”


 


“……爆豪?”


 


面对轰焦冻的发问,爆豪胜己只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唇畔也勾起了一个怀念而又讥讽的笑容。


 


“……现在的老子,应该才刚刚明白,为什么会对混账书呆的疏远那么在意吧。”


 


 


 


【TBC——】


 


【另外多说几句,想必写到这儿大家也能看得出来是回到过去改变未来的梗。


 


最早见到这个梗是在席绢大大的极恶梅关系,后来又看到过我女神日兼写的蜘蛛窝里的蟑螂用过,求婚大作战也有,X战警里头也有。


 


我的构思稍微有些不同,不过总的来说是大同小异。


 


结局会是HE,希望你能喜欢~】


 


【谢谢你的观看!】



【MHA/胜出】我的胜出学院 (胜出文合集)

失落洗炭:

   早上起来发现色情短篇全挂了,垂泪半日,把自己写过的全部整理了一下,客官们请看:


喜欢上竹马该怎么办(1-15加番外)。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番外:眼前人是心上人




胜出短篇:


大事件!绿谷出久幼体化?!


夏日限定


屋顶告白大会


红王子  上


红王子  中


红王子  下


as usual  (BE,含角色死亡情节,慎点。)


暮色回忆录


邂逅   上  (图链)


邂逅   下  (图链)


如果电话亭


不给糖……就捣蛋!(万圣节特辑)


头号粉丝


爆炸胡椒


The Rose




连载中:


回村的诱惑1


回村的诱惑2


回村的诱惑3




色情短篇 (全图链):


向死而生


out of control


没有名字的师生车


温柔一日券




色情连载:


通选课1






——————————————————


《Re:原点》本子预售将于今晚零点结束,感谢大家这一段时间的鼓励与支持!    预售链接











【胜出】有一个痴汉幼驯染是怎样的体验

Meto:

#重度ooc预警
#有点痴汉倾向的久
#内心戏很多的咔
#两人交往前提
#有病的小甜饼



爆豪忽然发现自己的幼驯染有点痴汉倾向。

起因是晚饭前他向绿谷借几本书,绿谷说在他宿舍书架上,让爆豪自己去拿。

爆豪在书架上找到了自己想借的几本大厚本,一转头看到绿谷书桌上摊着本相册,摊开的那页是爆豪的相片。爆豪就随手翻了两页,越翻越不对劲。

…怎么全是自己的照片。爆豪一想不太对,把整本翻了过去。

第一页的照片是两个月前的一次校外活动,一页有三张,到昨天的一张照片已经差不多有了半本。爆豪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翻到封面一看…

《小胜NO.66》

艹。

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自己的恋人是个痴汉?爆豪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不关心绿谷了,竟然连绿谷的痴汉行为都没发现。

“小胜,书找到了吗?”门口传来绿谷的声音,爆豪一惊,把相册藏进了自己借的一叠书里面,书脊朝着自己,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里面藏着本相册。

“找到了,我先回去了。”为什么自己要把相册藏起来?

“等等小胜。”绿谷叫住了爆豪,吓得爆豪浑身一僵。

…这么快就发现了吗…

转过头,却被绿谷亲个正着。

绿谷的唇很软,印在他的嘴上,触感好到不可思议。爆豪刚刚想了什么全被这个吻打乱了。

爆豪下意识地想加深这个吻,像平常一样吻到绿谷说不出话。吻得他全身发软,手轻轻地抵在他的胸前,欲拒还迎…

绿谷在他加深这个吻前离开了爆豪的唇。

“走吧小胜,晚饭好了。大家等着我们呢。”

“喂废久!你tm又想干嘛!”爆豪咬牙切齿,忽然主动,又挑在这种没办法继续的时候,果然是故意的吧!

不要以为交往了我就不会打你!

“行啦,走吧走吧。”



爆豪一直到晚饭后,回房间翻看那些书时才想起来自己发现了什么。

该死…自己怎么就把相册给带回来了。爆豪懊恼地抓着头发。听到绿谷声音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没有认真思考自己的行为,现在越想越不妥。

那时候怎么不指着相册质问废久啊?还把相册带回来,怎么还有底气去问啊!爆豪越想越烦,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是被驴踢了。

他又翻了翻相册,忽然发现…自己长得挺帅的。

他知道自己一直长得好看,国中时自己那糟糕的性格还能收到不少情书,就是最好的证明。但绿谷相册里面的他…更好看。

什么鬼,情人眼里出西施还能反映到照片上吗。爆豪趴在床上看着,脸都有点红了。

…那家伙真的很喜欢自己啊。

不对!爆豪一拍床,喜欢自己也不能痴汉啊!再喜欢也不行!

爆豪正想拿着相册去质问绿谷,房间在这时被人敲响。爆豪一个激灵,直接把相册塞到了枕头底下。

被其他人看到就糟了啊…爆豪想,不管说是绿谷的还是说是自己的都是各种意义上的糟糕。

一开门,看到绿谷站在门口。

那还藏个屁!

绿谷看着面色不善的爆豪,抢先开口:“小胜,我有本相册没掉了,是不是刚刚被你带过来了啊?”

来了!痴汉找被痴汉的人来索要证据了!

呸,什么乱七八糟的。

“没看见。”等等,自己在说什么啊,这时候质问他赶紧把事解决了啊!

“诶…就是本,都是小胜的照片的相册啊,标题是《小胜NO.66》”绿谷一脸失望,“真的没有吗?”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平淡地暴露自己是个痴汉的事实啊…

“NO.66?你到底收集了多少我的照片啊!你是痴汉吗!”糟糕,直接问出来了。

问都问了…爆豪盯着绿谷,现在他需要一个让他满意的回答。

绿谷看上去十分惊讶:“交往中这样做不是很正常吗?”

“一点都不正常啊!”

虽然是自己先告的白,但这样子的废久…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点可怕啊。

“可是…她们都说…对自己喜欢的人就该这样啊…”绿谷越讲越小声,头低得快垂到地上,可怜兮兮的。

爆豪看到他这样就来气:“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谁和你说的!”如果是班上那群女生,真的是要收拾她们一下了!

“就…就是国中的时候给你送情书的那几个女生啊。”绿谷支支吾吾的,“她们还说送你的曲奇里面加进去一点头发呢就会喜欢她们呢。”

艹。爆豪开始回忆自己有没有吃到过奇怪的东西了。

“不过那些曲奇都被我拿走了啦。怎么说这样也不行吧。”

“你这样收集我的照片也不行好吗!”爆豪都快被气笑了,绿谷这样还敢指责别人的痴汉行为?

“我是在我们交往以后才这样的好吗!”绿谷显得十分理直气壮,“这哪里能叫痴汉嘛!”

呵呵。爆豪算看出来了,绿谷一点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哪里不对。

“你脑子被驴踢了吧!这样的行为就已经算痴汉了知不知道!”爆豪决定和他讲道理。

“可是…小胜真的很好看嘛…”

算了…爆豪知道自己的幼驯染脑子和正常人不太一样,就这样吧。

偶尔纵容他一下也行。

…关键是现在这个可怜巴啦的绿谷,真的很可爱。

爆豪决定现在和绿谷接个吻。

然后进屋去干该干的事。



后续

爆豪:喂废久!这个拿去!(递出相片)

绿谷:诶?(接相片)哇这张的小胜好帅啊!

爆豪:老子一直都很帅!(脸红)

围观的A班同学:…?他们的脑子终于坏掉了吗?







要考试了,我的脑子也坏掉了。